新闻中心

    女子网球抛弃五盘三胜制逆向性别歧视?

    2020-06-04 02:59:15 来源:点击彩-点击彩官网-点击彩app-点击彩下载 浏览次数 85

      根据专门报道名人感情经历的marriedwiki网站统计,至今未婚,没有子女的萨巴蒂尼曾经至少交往过10位声名显赫的男友,其中包括两位网坛名将佩雷斯·罗尔丹和亨利·勒孔特,多位演艺界人士,摩纳哥亲王阿尔贝二世,以及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——1989年,当时43岁的特朗普和19岁的萨巴蒂尼据说有过1个月的交往,从两人当时的合影中,很难看出24岁的年龄差异。可以说,萨巴蒂尼的情史,比辛吉斯16年换11男友,有过之而无不及了……

      好了,花边新闻到此为止,让我们一本正经地说说萨巴蒂尼的网球生涯。1990年11月18日,纽约麦迪逊广场花园球馆,当时还不满17岁的莫妮卡·塞莱斯经过3小时47分钟苦战,以6-4、5-7、3-6、6-4、6-2力克20岁的萨巴蒂尼,夺得了她的第1个WTA年终总决赛冠军。现在可能已经没有太多人记得那场比赛,但它也许是在有影像记录的年代里,最经典的一场女子5盘3胜制网球比赛。

      2015年,萨巴蒂尼在回忆25年之前那场经典的五盘大战时表示,她当时在比赛中精力高度集中,充满取胜欲望,根本感觉不到疲惫,等比赛结束之后精神放松下来,才发现自己已经精疲力竭,连路都走不动了。获胜者塞莱斯赛后的感想更有意思,她本来不喜欢5盘3胜的赛制,但是打完5盘之后一点都不觉得累,就是肚子太饿,因为当天没吃午饭,但是对胜利的饥渴感,还是帮助她克服了身体上的饥饿。

      1984-1998年,WTA年终总决赛单打决赛,采用的都是5盘3胜赛制,所以留下了16场这样的珍贵比赛(1986年,WTA年终总决赛在3月和11月举办了两次),当然,其中只有3场决赛打满5盘,分别是1990年塞莱斯战胜萨巴蒂尼,1995年格拉芙战胜德国同胞安克·胡贝尔,以及1996年,格拉芙在卫冕战中以3-2力克当时只有16岁的辛吉斯。

      1996年格拉芙和辛吉斯的那场5盘大战,从6-3、4-6、6-0、4-6、6-0的比分,就可以感受到赛场上的戏剧性。辛吉斯第3盘“吞蛋”之后,第4盘又受到左腿抽筋的影响,但仍然顽强地将比分扳平,决胜盘辛吉斯的抽筋越来越严重,几乎无法跑动,结果再次“吞蛋”,不过赛后“瑞士公主”对5盘3胜的赛制仍然给予了肯定。

      果然,两年之后,1998年WTA年终总决赛单打决赛,辛吉斯以3-1击败达文波特成功夺冠,那也是迄今为止,女子网坛最后1场5盘3胜制比赛。1999年,辛吉斯和达文波特再次在WTA年终总决赛冠军争夺战中相遇,这次赛制改成了3盘2胜,结果达文波特直落两盘顺利完成“复仇”。赛后达文波特表态支持赛制改变,理由大体上就是“女子网球赛季一年到头都是打3盘2胜,到年底最后一场比赛来个5盘3胜,感觉怪怪的,很难适应”。

      但是废除了5盘3胜的WTA年终总决赛并没有变得更好,相反,2001年,唯一一次在德国慕尼黑举办的WTA年终总决赛,成为历史上最令人沮丧的一届比赛。那届比赛开始之前,卫冕冠军辛吉斯和大威就因伤退赛,塞莱斯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,拒绝前往德国参赛,达文波特在半决赛艰难逆转击败克里斯特尔斯之后,因为膝伤加重,无法参加3盘2胜的决赛,将冠军拱手让给同胞小威。

      1994年澳网女单决赛,格拉芙仅耗时57分钟,以6-0、6-2横扫老对手桑切斯,这也促使澳网组织者决定在1995年,将女单决赛改成5盘3胜。但这项改革在女球员们的强烈反对下,最后没能成为现实,其中当时女单世界第一格拉芙的反对意见尤其重要。但讽刺的是,1995和1996年,格拉芙因伤连续两次缺席澳网,而那两年她却包揽了另外6次大满贯赛事女单冠军,想必澳网组织者看到这一幕内心五味杂陈。

      1995年在“德国内战”中打满5盘不敌格拉芙,屈居WTA年终总决赛亚军的胡贝尔,也是5盘3胜赛制的支持者:“我认为大满贯决赛应该采用这种赛制,每个女球员都有能力打5盘3胜”。说完这线年澳网,胡贝尔闯进了她职业生涯的唯一一次大满贯决赛,以4-6、1-6完败给复出之后的塞莱斯,如果那场比赛能打5盘3胜,结果或许会多少有些不同。

      但是跟22次大满贯女单冠军格拉芙相比,最高世界排名只达到第4位的胡贝尔毕竟人微言轻,即使格拉芙在5盘3胜的赛制下,拿了5个WTA年终总决赛单打冠军,没有哪位女球员在这种赛制下的赢球次数比她更多,这也不能改变她对于5盘3胜赛制持保留意见。“如果是在红土场上,或者在澳大利亚炎热的夏天,打5盘3胜对我们来说也许太艰苦了”,这是1995年年底,格拉芙战胜胡贝尔夺冠之后的表态。

      1984年之前,5盘3胜的赛制仅仅在一项女子网坛的正式比赛中被采用过,就是美网的前身,1891-1901年间的美国全国锦标赛女单比赛。当时美锦赛的赛制是,先由8名球员通过淘汰赛决出1名优胜者,再由这名优胜者挑战卫冕冠军,争夺最后的锦标,一开始只有最后的挑战轮采用5盘3胜,后来在1894-1901年,连8人淘汰赛的决赛也要打5盘3胜,这就让连打两场五盘大战成为可能。

      1901年6月28和29日,值得被载入史册的一幕在费城上演,一位名叫伊丽莎白·摩尔(Elisabeth Moore)的女球员先是以4-6、1-6、9-7、9-7、6-3,先输两盘之后连扳三盘的方式击败马丽安·琼斯,赢得挑战权,第二天她再次打满5盘,以6-4、3-6、7-5、2-6、6-2力克卫冕冠军米特尔·麦卡蒂尔,创造了女子网坛历史上的奇迹。

      从当年流传下来的照片中可以看到,在那个年代,女子网球选手的比赛服装是长裙加长袜,颈部以下只能露出前臂,这种累赘又不透气的服装,很容易导致球员们在剧烈运动之后患上疝气。但是身体素质惊人的摩尔连续两天打了两场5盘大战啥事没有,她的壮举却吓坏了当时美国草地网协的官员,从1902年开始,美锦赛所有女单比赛都改成了3盘2胜,这也让包括摩尔在内,很多女选手非常不满意,她们认为这是一种性别歧视。

      事实上,女子网球选手不仅有能力打5盘3胜,她们甚至还有能力在5盘3胜的比赛中战胜男选手——1973年9月20日,在那场著名的“性别大战”中,29岁的比利·简·金以6-4、6-3、6-3打败了55岁的鲍比·里格斯。那场比赛后来之所以反响如此巨大,其中很重要的原因,就是代表女子网球的比利·简·金没有得到规则方面的任何照顾,她甚至是在男子比赛的赛制下战胜了男选手。

      所以,女球员究竟能不能打5盘3胜,这从来都不是能力问题,而是态度和选择的问题。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,网球比赛是没有奖金的“贵族运动”,球员们喜欢能够最大程度挑战自身极限的赛制。而现在职业网球成了一门巨大的生意,为了压缩比赛时间,吸引更多年轻球迷,让网球运动更受赞助商和电视转播商的青睐,连男子网坛都已经在加速淘汰5盘3胜赛制,还想让女子网坛捡起这种“老古董”赛制?

      既然赛制改变与否主要取决于经济角度,那么将来5盘3胜赛制如果有可能重新出现在女子网坛,唯一的理由大概就是它能带来更多经济利益。当下在网坛的困难时期,ATP和WTA合并的呼声渐起,如果这最终能成为现实,人们普遍认为WTA会从中受益更多,因为现在除了四大满贯和其它少数几站大型巡回赛,实现了男女同酬之外,绝大多数女子网球巡回赛的奖金,都明显低于同级别男子巡回赛。

      过去15年男子网坛迎来黄金时期,主要得益于费纳德三巨头的卓越表现,穆雷、瓦林卡和德尔波特罗等球星也有很高的人气。这些球员之所以显得出类拔萃,主要就是因为大满贯冠军的光环,而除了奥运会决赛之外,大满贯男子比赛,是世界网坛现在唯一还保留着5盘3胜赛制的领域(四大满贯男单加上温网男双)。

      试想,如果德尔波特罗的2009年美网冠军,不是通过5盘3胜,而是在普通的3盘2胜赛制下拿到的,那个冠军是否还能在球迷心目中有如此之重的分量?事实上,如果2009年美网男单决赛打3盘2胜,当时就会是前3盘2-1领先的费德勒夺冠。如果再从更广阔的角度想想,网坛史册中那些最经典的比赛,有几场不是打5盘3胜的?

      即便5盘3胜赛制重新出现在女子比赛中,也不可能达到泛滥的程度,最多就是在大满贯和年终总决赛单打决赛,这些最重要的场次中被采用。男子网坛的经验证明,比赛过程越艰苦,最终产生的冠军含金量越高,而那些短促乏味的大满贯女单决赛,只会让球迷们逐渐失去对女子网球的兴趣。